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杨以晨和闺蜜杜微相互搀扶着步履蹒跚的从电梯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刚刚干掉一瓶白兰地,杨以晨只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也好!这样才能让她生出足够的勇气支撑她来睡男神!

    “杨以晨,别怂!刷门卡!就……咯……就扑上去,亲他,扒他,睡了再说!”好友杜微从口袋里拿出房卡塞到杨瑶瑶手里,把她推到一个总统套房门前,如是说。

    酒壮怂人胆!杨以晨脑袋不清楚,心里的紧张消散了不少,在杜微的怂恿之下大声喊:“反正都要死了……死前睡了他!不枉此生!”

    “滴。”刷过之后,杨以晨抬起圆圆的小脸喊:“我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进去把你!犹豫什么?”歪歪斜斜的倚在门口的杜微猛地把杨以晨推进去,然后用颤抖的手迅速带上门。

    杜微闭上眼,眼泪冲眼角流出来,然后指了指门嘴里念叨:“你在这里!那我应该去对面……呵呵……”说着朝对门走去……

    杨以晨猛的被推进总统套房,身子踉跄几步眼看就要摔倒,刚好腰间围着浴巾的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,下意识的伸手跟她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男人湿漉漉的头发还往下滴着水,三两咗头发垂下来遮住漆黑如墨的眼睛,紧皱的眉头和浓重的呼吸提示他此时此刻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发丝的水滴在逛街的胸膛上,杨以晨的小手在他紧实的胸肌上抹了一把,突然意识到什么似地,伸出双臂套在男人的脖子上,嘴巴急急忙忙的凑了过去,一边胡乱的亲吻男人的唇脸,一边喊之前杜微帮她想的,练习了无数次的台词:“裴学长!我喜欢你!我喜欢你四年了,你从了我吧!”

    裴承风虽然刚冲了冷水澡,但身体里烧着的熊熊大火并没有灭掉。突然贴过来的软香暖玉,让他身子某处更加激昂,紧绷的身子打了个激灵,他用残存的意志力扯开眼前这个醉鬼,并低吼:“滚开!”

    杨以晨喝醉了酒,本就觉得像是在踩棉花,被推倒在地居然不觉得疼,迷离的眼睛四处看,找了半天才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,似乎弯着腰再穿衣服。

    裴学长要走?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杨以晨边扯自己的衬衣边爬起来抱了裴承风一个满怀:“裴学长,我真的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正穿衣服的裴承风现在身上难受的紧,伸手甩开这个不知所云的入侵者,杨以晨踉跄两步却丢了衬衣Bra,看到背对着她弯腰捡地上衣服的裴承风,再次扑过去从后面抱住。

    纤细的腰丰满的胸贴着他紧实的脊背,手在他腰腹上摸扯着:“裴学长我喜欢你!我真的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裴承风身子抖了抖,额头上都渗出了汗。心里恼怒这个无耻的女人,毫不留情的扒开她的手,抓住她的手腕甩开她,却没想到她居然抓住了腰间的浴巾,甩开他的同时也扯就撤掉了他最后的遮挡物。

 &nb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