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没有!妈!”杨以晨连忙否认,心里也疑惑:他昨晚就离开了,今早上才回来,该不会出身事儿了吧?

    方洁自顾自的说:“多多被咱们全家宠坏了,尤其是你太惯着他了!他跟你闹脾气啊犯浑啊,你都不跟我说还护着他,不能总这样知道吗?会惯坏的!他再跟你犯浑,你别不惯着他,就教训他,放心妈给你做主!”

    杨以晨笑了:“我知道的妈!您先陪阿姨们聊天,我上去看看他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方洁回去客厅,杨以晨这才抬脚往楼上去,背后传来压的极低的声音。

    赵阿姨说:“看不出来你跟这女娃感情还挺好!”

    张阿姨说:“对啊,我可很少见有养母像你这样对养女比对亲生的好的!”

    方洁不满的说:“说什么呢?这就是我亲女儿!没有她我还怀不上我儿子呢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知道了,她是上天赐给你的小天使!瞧你这嘚瑟样……不过我说真的,你对你女儿比儿子好太多了!别人家亲生儿女对比也是疼儿子多,你们可倒好,养女当掌上明珠,亲儿子取名字叫多多,怪儿子是多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当初有了女儿,真没想到能有儿子,后来莫名其妙的就怀上了,可不就是多出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楼梯上的杨以晨听着身后的谈笑,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朝着三楼南边走去。

    她跟杨一铎睡对门,过去敲了敲门,没有动静,就开口:“多多,你开门!”

    可是叫了半晌一点动静都没有,杨以晨叹口气准备先回自己房间,昨晚那啥了一晚上,现在比有了二十里路还难受,浑身没力气。

    可她刚转身,门就被拉开,一脸怒气腾腾的杨一铎就出现在门口,他黑眼圈很重,稚气未脱的脸又臭又黑,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怎么了,就被杨一铎一把拽进去,‘咚’的一下关了门!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杨以晨趔趄着进门,差点摔倒,杨一铎抱住她就像小时候那样,把她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杨以晨浑身没有力气,估计自己连椅子都搬不动,更别说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的重量了!

    她整个人像一滩水似地虚弱的说:“别闹了!我累的很快起开!”

    “你得偿所愿了?”杨一铎的语气不善,已经变声期的杨一铎,声音低沉浑厚,加上他自己平时喜欢练习播音腔,这声音显得沧桑。

    提起昨晚,杨以晨就头疼,她摇摇头说:“别提了,忒糟心!”

    杨一铎听她这么说,臭脸上居然露出了一点惊喜的笑意:“没成?”

    杨以晨欲哭无泪的说:“睡错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一铎的脸又黑了,声调扬高,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以晨赶紧伸手去捂他的嘴巴:“别乱嚷嚷!让爸妈和爷爷听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,怎么回事?睡错了?你跟谁睡了?”杨一铎臭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,还没等杨以晨开口解释,杨一铎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,眼睛都直了,伸手就去扯杨以晨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喂!你干什么?”杨以晨伸手反抗,但是她被压在地上,而且她力气哪儿有杨一铎大?

    杨一铎三两下就扯掉了纽扣,当下就愣住了,她皮肤上青青痕迹,密密麻麻到处都是,可以想象昨晚……昨晚有多么的剧烈!

    杨一铎的脸上可以用风云变幻来形容,他疯了一样怒吼一声,然后大叫:“你跟陌生人,还不如跟我!”边吼边动手,疯了似得撕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杨以晨从来没见过这么的杨一铎,手忙脚乱的阻拦,但哪里是杨一铎的对手?

    杨一铎对她……居然有了超出姐弟亲情,以外的感情?

    杨以晨要疯了,胡乱伸手,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杨一铎脸上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一巴掌清脆的打破了着混乱的场面。

    杨一铎没了任何动作,他呆呆的居高临下的盯着躺在地板上的杨以晨……哭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姐弟俩闹什么呢?多多?晨晨?”敲门声和方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杨以晨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……

    “妈!没事儿!是多多又在练配音呢!剧本里又这么一段!”

    杨以晨打了一个激灵,迅速想到一个理由搪塞,然后推开杨一铎,扯了一块被单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门被扭开,方洁站在门口面露不悦……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