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裴承风冲裴隋珠摆摆手,裴隋珠耸耸肩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裴承风关上了房间的门,走到桌子旁,单手倒了一杯红酒,等着杨以晨继续说话,但是对方却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两个人隔着电波彼此不开口,杨以晨觉得自己都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因为在裴承风反问有什么问题的时候,她突然想起八年前临近的S市非常轰动的一件事儿:

    一个二十出头的小混混,逼死了当地一个非常出名的企业家贾仁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这个企业家出名,是因为他有一间挺出名的公司:喵喵面业。

    喵喵面业最有名的就是各种口味的干脆面,杨以晨和杨一铎小时候还挺爱吃的。

    后来喵喵面业的老板贾仁因为不小心惹到了一个小混混,就被那小混混带人暴打了一顿,之后就隔三差五的勒索,甚至到了最后被逼的跳楼自杀。

    贾仁死后喵喵面业就倒闭了,而涉嫌杀人的小混混就姓雷,TY网是各种奇葩、热门、扒一扒事件的汇聚地,杨以晨之前因为吃不到钟爱的面,所以在TY网上,专门找了这个案件相关的扒帖,仔仔细细的看看过,并且记得那个小混混就叫雷占!

    当然后来雷占无罪释放,开始做生意,生意越做越大……

    今天爸妈听到雷占的名字就变了脸,显然这八年来雷占做生意的手段也不怎么光明磊落!

    她刚刚一时没想起来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就轻易相信了裴承风这个混蛋?

    让杨氏跟雷占这种混混做生意,是裴承风一早就设计好的圈套吧?

    她怎么就中了他的圈套呢?

    正当杨以晨懊恼愧疚不知所措的时候,却听到裴承风的嗤笑:“对方有欺负你或你的家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杨以晨下意识的摇头。

    裴承风又问:“对方有强买强卖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方有侮辱你或你的家人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?”裴承风抿了一口红酒,语气冷的像是冰渣:“你是认为我设计害你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 杨以晨连忙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只是爸妈听到雷占的名字脸色都变了,这个雷占应该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吧!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裴承风放下酒杯说:“人云亦云的事儿未必是真的,又不是单细胞生物,为人处世要用心动脑。”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杨以晨一脸懵,心里还挺委屈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Mike笑着说:“杨小姐,谈判不是一分钟两分钟能完成的事儿,不如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?”

    杨以晨刚刚是担心父母会初亏,担心对方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现在……跟裴承风一通电话下来,虽然被骂单细胞生物,但是却没有刚刚那么忐忑了。

    杨以晨看着Mike忐忑的问:“我爸妈……我爸妈不会有事儿吧?”

    Mike看了看四周没有人,才开口:“杨小姐,有些事儿说透了就也挺没意思,谁没有点过去?现在既然人家肯帮你们度过危机,你还往不好的地方想人家,是不是恩将仇报?”

    杨以晨咬咬牙,无言以对…… 这时候方洁发了一条短信过来:“谈判挺顺利,别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咦?

    杨以晨瞪大眼睛盯着这条短信……

    这是妈妈发的吗?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