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连心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,所以刚才是他顾三少自己嫌弃自己了吗?

    顾承泽又道:“子嘉那样的脾性最好,像你,但又比你更加坚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连心是同意的,弟弟虽然之前因为她经历了那么多痛苦,可是他积极配合心理医生的治疗,很快就从阴影当中走了出来,现在变得这样乐观开朗,而且也非常努力地在适应现实的成人社会,也做得非常不错。并且在heart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和人生价值,从他目前来看,根本看不出他与一个普通的成年人有何区别。

    如果孩子的性格真的可以选择,连心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像弟弟连子嘉一样。只是,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承受跟子嘉一样多的磨难。

    “去景观台?”顾承泽问。

    连心回过神来,想起上次来的时候他们来这里最难忘的就是在观景台看到的景色,便朝顾承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上去之前,连心看着不远处的红酒柜,顾承泽看明白了她的心思,“想喝?”

    连心点头,“在观景台上的玻璃房不出去,房间温度刚好,红酒的温度也刚好。”

    顾承泽稍显犹豫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多喝的,酒精对孩子会有影响,我不会那么傻。不过这才刚刚怀孕,我总是觉得恶心想吐,医生不是说过适当喝红酒会对增进食欲有效吗?”

    顾承泽拿了看起来就小的可怜的一个杯子,“你只可以喝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连心无语,那个杯子连一盎司的量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心情,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跟顾承泽一起好好看一场新年的焰火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观景台的玻璃房内依偎在一起,场景好像又回到一年以前。

    相同的是他们的心都还爱着彼此,不同的是,去年是两个人来的,而今年是“三个人”。

    连心主动为顾承泽倒了酒,“这瓶开了不喝完太浪费,我不能喝太多,那就只能都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连心亲自倒酒,顾承泽怎么可能拒绝。

    在一起这么久,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帮他斟酒。

    透明高脚杯里的暗红色液体在烟火的映衬下显得神秘且美轮美奂,明灭不断的七色光线晃得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顾承泽将手中红酒一饮而尽,“这里倒是存放了不少好酒。”

    连心笑而不语,又为顾承泽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两杯酒下去,顾承泽发现连心并未动那一小杯,“刚才吵着要喝,怎么现在不碰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么点喝下去,非但不过瘾,反倒勾酒虫。”

    顾承泽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尖,“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贪杯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感觉头昏昏沉沉的,这红酒的后劲这么大吗?

    但以他的酒量也不至于吧?

    顾承泽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皮无比沉重,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什么,就已经倒在连心怀里了。

    “小凝。”连心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小凝悄声推门进来,便看到顾承泽正倒在连心怀中。小凝面上满是自责,“少夫人,您为什么一定要让我这样做?有什么事情是您跟三少商量着解决不了的吗?”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