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周晓东知道她们在笑什么,都在笑自己的东西小。如果不是有一群老娘们在那,周晓东真恨不得找一个按在地上把她干了,也让她知道一下自己的厉害。

    顺着河套往上走,周晓东终于是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,而且这里还有一处洼地,水比其他的地方深,最适合泡澡了。

    两下把自己的精光,周晓东就跳到了河里。这个地方后面是一片苞米地,太阳晒不着,河水带着一丝丝的凉意,周晓东躺在水里别提有多舒服了。

    躺了一会儿,周晓东忽然听到身后的苞米地里传来一阵响声,周晓东一侧头,见马翠手里端着个大盆从苞米地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晓东躺着地方不显眼,虽然马翠离他只有十多米远但马翠并没有看到他。可能是热急了,马翠一到河边就放下大盆衣服,的干干净净之后一下就跳到了河里。

    马翠比周晓东大五六岁,是村里的老姑娘。倒不是因为她长的难看嫁不出去,而是她名声不好。

    她十九的时候就跟人跑了,跑了两年又回来了。刚开始村里人的唾沫星子差点没把她给淹死,后来她也习惯了,不管别人怎么说她也不离开村子。

    为了她的事儿她爹被活活气死,她妈也去了外地亲戚家不回来,现在就她一个人在家。要说这马翠长的倒是十分的标志,而且个头也不低,身段也好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名声已经臭了,也没人给她说亲,所以直到现在她也没嫁出去,就一个人在村里靠着低保和包出去的那点地过活,也挺不容易的。

    她来河套应该是洗衣服的,她那盆里放了不少的衣服。一下到河里马翠就哼着小歌开始在身上擦洗,而周晓东窝在那凹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怕弄出水声让马翠听到,被发现了他倒不怕,只是他想躲看一会儿马翠的身子。这马翠的身体雪白雪白的,那一对不大不小的润圆挺翘异常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那一对长腿,圆润笔直,周晓东真想上去好好的摸上几把。不过他知道现在不能动,晚被马翠发现一会儿他就能多看一会儿,这机会可不多得。

    马翠是侧着身子对着周晓东,虽然周晓东不能看清楚她身前的全部,但也能看个大概。马翠那里比刘桂香的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周晓东看的热血沸腾,大家伙支起老高,要不是他一直压抑着自己,没准这阵都扑上去了。

    越看周晓东的心里就越往上窜邪火,这时一只小虫忽然钻进了他的鼻子,周晓东鼻子一痒痒,直接就打了个打喷嚏。

    这地方就他和马翠两个人,而且离的又不远,他这一声马翠哪能听不着,里面就转过头朝周晓东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“嘿呀,好你个二蛋,居然躲在这里偷看我洗澡,你想死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马翠比周晓东大五六岁,一直都把他当成小孩看。见周晓东居然躲在那里偷看她洗澡,马翠立马就双手掐腰,等着一对大眼睛怒视周晓东。

    她不这样还好,周晓东一见她那对润圆随着她的呼吸不断的上下乱窜,下面更是兴奋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马翠姐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啥叫我偷看你,明明是我先来的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强忍着心里的邪火,周晓东呲着牙对马翠说道。马翠一听这话刚想发怒,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人家先到这里的,这就谈不上是他偷看了,而是自己了给他看的。不过马翠可不是一般的女人,而且她始终把周晓东当成小屁孩子看。

    眉头微皱,马翠看着周晓东说道:“你个小屁孩子还敢狡辩,我说你偷看我了就是你偷看我了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马翠就趟着水朝周晓东走去,周晓东一见马翠居然过来了,心里一阵高兴。他和马翠现在都光着呢,这可是她主动找上来的,怎么说也不能算是他耍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,你看了我半天,也让我看看你的,都说你只有蛋没有棍儿,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棍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还没有结婚,不过这马翠发起飙来丝毫不比那些老娘们差。看着就站在自己身前的马翠,周晓东的手在水下捂着大棍,说道:“我说马翠姐,你咋这样了,咋说我也是男人,你居然说要看我的家伙,你这也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呀,你个小芽子,就你那火柴棍还不好意思往外晾咋地。都说你那东西像蚯蚓,我还没见过像蚯蚓似的东西呢。今天你要是不给我看,等我回村了就去找小谢,说你偷看我洗澡,看到时候小谢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这马翠是横了心了,无论如何也要看看周晓东的东西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